这游戏如果不拿年度游戏,我第一个不服

拇指巴士 2019-11-08 10:58

  「绳索」和「棍棒」是人类最早发明的两种工具,绳索可以将好东西收归在身边,棍棒则可以抵挡麻烦。两者皆是我们最早朋友,皆由我们创造,有人类的地方就有绳索与棍棒。

  不要误会,这么哲学的话当然不是我说的。

  这段话来自日本文学代表人物安部公房的作品《绳》,同时也是《死亡搁浅》想要探索和传达的核心理念。

  死亡搁浅

  所以,《死亡搁浅》是个什么游戏?

  在某个虚构的未来,世界各地发生了神秘的爆炸,触发了一连串「死亡搁浅」事件,改变了整个世界。

  从那之后,天上动不动就会开始下「时间雨」,所有被它淋湿的物体时间流速会变快。

  金属会很快腐蚀并生锈,植物会迅速开花然后凋谢,人类则会立刻衰老然后死亡。

  前一秒还是鲜肉帅哥

  下一秒就变成糟老头子

  但最可怕的不是「时间雨」,而是「搁浅物」。

  如果把一个人的死亡比喻成回归生命之海,那么「死亡搁浅」就和字面意思一样,人类死亡之后在回归生命之海的海滩边上搁浅了,回不去了,变成了现实世界里无法看见「搁浅物」。

  搁浅物虽然看不见,但行动时会在地上留下手印

  遇到他们的时候,最好屏住呼吸

  变成了「搁浅物」的人类会在下「时间雨」的地方出现,他们如怨灵一般的寻找活着的人类,而一旦两者发生接触,就会产生「虚爆」,其威力堪比核弹,会摧毁周围的所有东西,并在地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手印。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触发如此威力的虚爆

  面对「死亡搁浅」事件,毫无对策的人类瞬间遭遇灭顶之灾,整个世界也因为「虚爆」变得满目疮痍。

  幸存的人类无暇顾及他人的生死,纷纷独立成群抱团取暖,社会结构与关系的改变让人类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心理疾病,再加上对未来以及「死亡搁浅」的绝望让生育率大幅下降,人类社会只剩下「孤独」两字,璀璨的文明已经奄奄一息。

  这个时候,我们的主角(山姆)接到了一项任务,从美国东海岸起步,横跨整个美国,抵达西海岸,将这中间的人类据点重新建立联系,最终完成社会秩序的重构和人与人之间的重新连接。

  怎么样,这个设定听起来有点意思吗?不仅如此,这游戏的出演阵容也很华丽。

  男主角的扮演者是「诺曼·李杜斯」,著名美剧《行尸走肉》中大名鼎鼎的「弩哥」,好莱坞的硬汉代表之一。

  女主角的扮演者是「林赛·瓦格纳」,美国老牌实力派女演员,曾经获得过艾美奖最佳女主角以及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提名。游戏里她分饰两角,其中一个将会用CG还原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配角阵容同样不俗。邦女郎「蕾雅·赛杜」,北欧至宝「麦德斯·米科尔森」,奥斯卡最佳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戛纳电影界最佳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事业蒸蒸日上新晋女演员,最近出演了昆汀新片的「玛格丽特·库里」……

  还有一些游戏中戏份不多的友情客串,比如著名恐怖漫画家伊藤润二,脱口秀主持人柯南·奥布莱恩,TGA主持人杰夫·基斯利等等,太多了我都数不过来了……

  别说一般的游戏都请不来这些大佬,就算是放到好莱坞大片里,这阵容都可以说是非常豪华了。

  那么问题来了,拿着这样豪华的出演阵容,《死亡搁浅》这游戏咋玩呢?我们的主角怎么样重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呢?

  答案是:送快递。

  对,我不是在忽悠你,是真的送快递。

  出发前管理好货物

  跋山

  涉水

  运气好的时候有个电动摩托

  运气不好的时候走在路上还有人抢你的快递

  这么一个牛逼的背景是世界观设定,你给我说这游戏居然是一个送快递模拟器,这游戏制作人脑子有问题吧?

  没错,他还真是脑子有问题。

  一个快退休的人了,明明可以好端端的在大公司里躺着赚钱,却偏偏要自己从零开始创业做游戏。周围所有人都给他说,这样不行的,没人成功过,但他就是不听。

  做游戏吧,还不愿意直接照抄一些简单容易的主流玩法,或者弄个手游换皮赚一波快钱,非要自己搞原创玩法。

  好不容易从索尼那里拿到了投资和合作,折腾三年多,结果掏出一个大家都看不懂的送快递模拟器?

  到这里已经忍不住想跳起来抽他两大嘴巴子,直到我看到了他的名字,然后就跪下了。

  小岛秀夫。

  他是谁?

  日本传奇游戏制作人,曾荣获GDC终身成就奖,TGA游戏业界标志奖,入选DICE游戏名人堂,美国《新闻周刊》评出的“开拓未来的10人”中唯一日本人。

  而且这个学霸不仅成绩好,为人处世也很到位,大半个游戏圈的从业者都把他视为偶像,甚至好莱坞许多导演和编剧等等也都是他的粉丝或者朋友。

  小岛秀夫在2019年科隆游戏展发布会上登台时的气氛你感受一下

  而且大家放心,送货只是这个游戏「表象」,小岛秀夫真正想要传达和探索的「内核」,是科技发展带给我们便利,缩短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同时,却并没有解决人与人之间无法相互理解,并由此催生的网络暴力问题。

  「世界因为网络被连接在一起,很多事情都变得非常便利。而另一方面,直接的联系也带来了诸如中伤或是网络暴力的现象,游戏中也能看到各种相互攻击的情形,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人与人之间的羁绊究竟是怎样一种东西,希望玩家们在游玩的过程里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那游戏里是怎么体现的?我们可以通过一根「明线」和一根「暗线」来理解。

  明线上,就像上面提到的,游戏里的世界因为「死亡搁浅」事件导致社会分崩离析,主角山姆的任务则是通过给各个封闭独立的人类据点提供必要的资源,获取对方的信任,并说服对方加入自己所在的组织,大家资源共享,信息互通,恢复联系,最终一起重建社会与国家。

  这是《死亡搁浅》通过游戏角色和剧情故事表达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暗线上,玩家每次完成送货都会获得一定数量的「赞」,《死亡搁浅》里的这个「赞」相当于其他游戏里的经验值,拿的越多,等级越高,技能更强。

  问题在于,游戏系统给你的「赞」很少,想要快速升级,最好的办法是从全世界其他《死亡搁浅》玩家的山姆那里获得「赞」。

  怎么获得呢?

  你可以在有陷阱的地方立一个指示牌,告诉大家这里很危险;你可以在小河中间建个桥,后面再来人就可以直接渡河;你可以在长途快递的路上建个充电桩,后来的人就可以在这里给自己的电动外骨骼充电;又或者你捡到了另外一个玩家落下的快递,然后帮他完成了这次送货……

  前人造桥,后人点赞

  每个这样的行为,都可能从现实世界的另一个玩家的山姆那里收获一些「赞」,你做的好,做的多,自然「赞」也会更多。

  发现了吗,《死亡搁浅》其实想让玩家们在这个游戏里思考和完成一个可以说是史诗级的难题。

  「多为他人着想」

  我估计有人会说:放屁,我玩单机游戏就喜欢自己随意折腾,搞的这么事多,大不了断网玩。

  当然没问题,游戏是自己的,怎么玩当然是自己的事情。

  但是一个人玩,不仅是升级慢,还会很难。

  需要修桥的时候素材不够,只能一点点慢慢收集;遭遇战斗的时候弹药不够,只能拔腿逃命;赶路的时候,你收不到任何提示,直接引发「虚爆」导致任务失败,甚至读档都救不回来……

  小桥好造,但仅靠自己一个人想造这样的大桥就很难了

  所以你看,《死亡搁浅》还想让玩家们认识并思考的另外一个问题。

  「利人也是利己」

  如果联网和其他人建立联系,那么也许会有人给你捐献多余的素材;也许会有人在战斗地点附近准备更多弹药;也许在危险的附近,会有人竖起一块警告牌。

  就好像游戏中的角色那样,当你选择和外界断开联系,选择孤独,选择只依靠自己的时候,就会变的非常艰难;而如果你与他人建立联系,那么这个联系将会给你和他都带来更多帮助。

  啪,这「明线」和「暗线」一下子就合上了。

  你可能又会说:行,你理念很棒,我服,但游戏又不是电影,游戏得好玩才有人玩,才能玩的下去,这游戏看来看去就真是到处跑路送东西,听着就很无聊啊?

  不怕告诉你,笔者在《死亡搁浅》发售前已经玩了几十个小时了,经常晚上八点回家开机进入游戏,回过神来就是凌晨一点过了。

  为什么让人如此沉迷?

  这个我不能剧透你,你得自己玩了才知道,说穿了,就没意思了。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风景好

  最后,我想说《死亡搁浅》的诞生并不是小岛秀夫这个天才的灵光一闪,细细琢磨你就会发现,这个游戏诞生或许是一种必然。

  这游戏三个关键词,孤独,死亡,联系,在小岛秀夫的成长中都扮演了重要的戏份。

  小岛秀夫出生在东京,三岁的时候跟父母一起搬到了关西兵库县的神户市郊。父母整天在外辛苦打工赚钱,哥哥放学又比他晚,童年的小岛秀夫回到家,他只能面对寂静而空旷的房间,独自度过一段时间。

  他自己在回忆录里说过:“我恨这样。”

  这是创作家的孤独。

  在被媒体问及童年的什么记忆对他创作产生了影响的时候,小岛秀夫认为是对“死亡”的回忆。

  他曾经在一条河里险些淹死,曾经被一只野狗攻击过,曾经在跑过铁轨时差点被经过的火车带走。在小岛的成长过程中,曾经数次遭遇生命危险。

  这是死亡的回忆。

  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他的作品成功让自己与无数全世界的陌生人建立了联系。银行不给融资?没关系,高管是他的粉丝;租不到好的办公室?没关系,写字楼干部是他的粉丝;从零开发一个游戏引擎太难,没关系,有人愿意无条件将自己的引擎送给他用;想要请好莱坞影星出演?没关系,这些演员的孩子是他的粉丝。

  这是人与人的联系。

  如果说《MGS》里传达出来的反乌托邦,爱国者,反战反核思想,是小岛秀夫年轻气盛时朝整个世界发声呐喊的作品,是用来对抗的棍子,是一种「刚」。

  那么《死亡搁浅》就是他人到中年,对人生重新反省与思考后,用一种不显山不露水的方式希望传递的感情,是把好东西收在身边的绳子,是一种「柔」。

  由刚到柔,不是变软弱了,这恰恰是一个人成熟的表现。

  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期待《死亡搁浅》的原因,有生之年能玩到这款游戏,是我,也许也是你的幸运。

  《死亡搁浅》11月8日正式发售,支持简繁中文,首发独家登陆PS4平台。

  现在买一台PS4你不仅能玩到《死亡搁浅》,还可以玩到2018年TGA年度游戏《战神》,史上评价最高的漫改游戏《漫威蜘蛛侠》,2020年还有顽皮狗的全新力作《最后的生还者 第二幕》以及公布之初就备受关注的《对马岛之鬼》等作品,这些全都只能在PS4上玩到。

  双十一PS4大促销,你懂的。



关于我们 | 投稿合作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合作联系:QQ 1045240539(注明来自拇指巴士)QQ交流群:193542932

Copy right 2013-2013 © muzhib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闽ICP备13017185号-2